<p id="xrzhn"><b id="xrzhn"></b></p>

        <address id="xrzhn"><listing id="xrzhn"><menuitem id="xrzhn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<sub id="xrzhn"><listing id="xrzhn"><menuitem id="xrzhn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<address id="xrzhn"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xrzhn"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xrzhn"></form><address id="xrzhn"><nobr id="xrzhn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首頁 > 民生

        更“年輕”的羅湖,更新的機遇

        • 來源:南方日報
        • 時間:2021-10-20 09:58

        羅湖家園網訊:在深圳,找一處奮斗工作與享受生活的平衡點,羅湖會成為你的選擇嗎?

        作為深圳最早的建成區,這里交通四通八達,城區配套完善,生活氣息濃厚。

        如今,這些區位和配套優勢,正在“變現”,年輕人仍在不斷流入羅湖。

        得年輕人者,得未來。

        這是共識,也是發展的“未來代碼”。

        作為深圳最早的建成區,羅湖區交通四通八達,城區配套完善,生活氣息濃厚。羅湖區委宣傳部供圖

        年輕人“集結”

        種種跡象表明,年輕人正在朝羅湖“集結”。

        來看一組數字:

        7月,深圳全市二手住宅備案2557套,其中羅湖區529套,占比超過20%,居全市第二。

        一個事實是,深圳的二手房統計,不是以現在的十區和深汕為單位,而是以“老六區”為單位,成交最高的“龍崗”,是原來的“老龍崗”地區,包括現在的龍崗、龍華、坪山等區。羅湖這個“第二”,含金量不一般。

        從半年數據來看,趨勢也是如此,今年1—7月深圳全市二手住宅備案30999套,其中羅湖區5687套,占比接近1/5。而在2020年,羅湖每月成交量都在千套以上,但僅占全市的約1/7—1/8。

        專家認為,經歷去年“7·15”和今年“2·08”購房新政后,深圳二手住宅市場出現全面降溫。羅湖二手住宅價格與指導價普遍相差不大,加上交通便利,配套設施完善,使得這部分二手住宅市場的價值被重新發現。

        哪些人在堅定地“買入”羅湖?

        據統計,二手住宅購房者中,80后90后合計占比達80%,購房者更青睞于購買60㎡—90㎡的2—3房,該面積段的占比合計超過80%。

        羅湖二手住宅中,350萬—500萬元的總價區間的成交套數占比最高。考慮到銀行按揭收入要求和家庭收入安排,大致算來,總價350萬—500萬元的二手住宅,首付款最低需要105萬—150萬元,家庭月收入需要達到大約2.6萬元至3.8萬元以上。要達到這樣的收入,對購房者的工作和收入的要求并不低。

        羅湖的“高性價比”,吸引了不少80后和90后來此置業安家。他們普遍年富力強,是城市建設的中堅力量,并具備一定的經濟基礎。

        職住比回升

        在羅湖,這些年有一個數字悄悄從低位回升——職住比,即區域就業崗位數量與居民中就業人口的比值。

        一個半世紀前,英國有一位城市學家,叫埃比尼澤·霍華德,首次提出“職住平衡”理念,這也被認為是一種較為理想的城市職住空間布局模式。

        所謂職住平衡,是指在某一給定區域內,居住的就業人口數量與就業崗位數量大體相當,可以使大部分居民就近工作,達到縮短通勤出行距離、時耗,減少各類交通擁擠或擁堵的目的。

        簡而言之,就是希望大家上班的地方可以離家非常近,不用把時間耗費在路上。

        當職住比低于1時,表明部分居民可能需要跨區就業;反過來,則表明區域的崗位數量比較充足,居民更有可能“在家門口就業”。

        根據深圳市規劃國土發展研究中心數據,2016年,羅湖區獨立指數約為50%,表明只有一半的人能在區內同時居住和上班。而《2018年中國城市通勤研究報告》顯示,羅湖區2018年的職住比已經達到1.01。

        職住平衡,減少通勤時間,是居民幸福感的來源之一。要達到職住平衡,一方面需要合適的住房供應,完善的配套;另一方面,需要經濟活躍,有足夠的就業崗位。

        目前,羅湖擁有金融業、商貿業、商務服務業、戰略性新興產業四大主導產業,以及黃金珠寶、文化創意兩大特色產業。其中金融業總資產占全市1/3,持牌金融機構超過80家;商貿業繁榮,擁有多個熱門商圈;黃金珠寶市場主體超過7000個……

        這些活躍的市場主體,為居民提供了數量充足、種類多樣的就業選擇。

        “舊城改造,讓羅湖的居民結構更優化了,一批高素質的人才遷居羅湖。”知名財經評論員劉曉博表示,另一方面,羅湖也能為這些人提供合適的工作崗位。

        近年來,羅湖區著力構建“一主兩區三帶”產業發展新格局,大梧桐新興產業帶、紅嶺新興金融產業帶輪廓初顯。其中,筍崗—清水河重點片區位于大梧桐新興產業帶上,城市更新加快,釋放了大量的產業空間。

        目前,大梧桐新興產業帶已經引進了29家創新級企業、4家10億級企業、11家國家高新技術企業、3家新興研發機構。

        這些企業為羅湖帶來了大量優質的就業崗位。充足的崗位,讓聚集的年輕人有了“待得住、留得下”的理由。職住比因此能夠達到理想的均衡狀態。

        幸福感提高

        生活配套和公共服務是否完備,是衡量一個城區幸福感的重要指標。

        根據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,羅湖區0—14歲人口占比達16.96%,在深圳“10+1”區中,僅低于成立不久的深汕特別合作區。

        孩子多,意味著對教育資源需求旺盛。

        羅湖對教育的投入,可謂“大手筆”:

        2011—2021年的十年間,區政府投資項目在教育領域共實施78個項目,總投資規模約86億元,累計已投入39.1億元。

        要在僅35.08平方公里的建成區面積上,新建學校、增加學位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新改擴建學校17所,累計增加學位1.1萬個。對應的,羅湖區在校小學生人數,從2012年的6.77萬人,增長到2020年的8.67萬人。

        根據羅湖區發改局統計,教育領域的運營經費每年大約在30億—40億元;每新增一所學校,每年要增加運營經費大約8000萬元。

        2015年以來,羅湖區每年教育支出占一般財政支出的30%—40%,也就是說,每花3元錢,就有1元用在教育上。

        說到醫療資源,羅湖憑借醫改強社區,提升醫療服務水平。每萬常住人口全科醫生數達5.4人;家門口就有三家醫院,居民人均預期壽命達81.7歲。

        而在養老服務方面,羅湖推動建設5家養老服務機構、6家日間照料中心、10余家長者食堂,打造“15分鐘長者服務圈”。

        孩子的教育、老人的頤養、全家人的健康都有了著落,幸福生活就近在眼前了。

        人氣成“寶藏”

        年輕人聚集形成的人氣,是“寶藏”,尤其是對于消費而言。

        羅湖是深圳商業的發源地,正在努力建設國際消費中心城市核心區。

        上半年,羅湖經濟增速能夠跑贏全市,很大程度上是靠消費這張“王牌”:

        今年上半年,羅湖區實現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690.71億元,增長36.1%,位居全市各區第一;增速超全市12.9個百分點,超全省16.5個百分點,超全國13.1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細看消費的細分領域,更是一種“全域飄紅”的感覺。

        羅湖高端品牌汽車實現零售額37.27億元、增長37.5%;規模以上餐飲業累計實現營業額29.23億元、增長52.6%;規模以上批零業網上零售123.30億元、增長213.3%,占區規模以上批零業零售額的42.3%,比全國網上零售增速高194.6個百分點,這表明羅湖區網上零售發展處于全國領先水平。

        年輕人是消費的主力。特別剛需人群,他們往往是初入職場、結婚生子或創業不久,需要買車,有外出就餐、網絡購物、夜間消費等習慣。這與羅湖蓬勃發展的汽車零售、餐飲、網上零售、夜間經濟等高度契合。

        更多的年輕人“入場”,將為國際消費中心城市核心區建設提供新的助力。

        根據GaWC最新的世界城市排名,深圳已成為世界50個一線城市之一。“從其他世界一線城市的經驗來看,老城區都有一個復興的過程。”在劉曉博看來,羅湖與倫敦的國王十字區十分相似,曾經都是倉儲和火車站所在地。國王十字區歷史悠久,經過再開發,如今已經成為倫敦最受追捧、最時尚的片區。

        存量的資源、增量的產業和不斷流入的年輕人口,有望成為支撐羅湖振興發展的“未來代碼”。

        來源:南方日報 記者 夏凡 編輯 劉嘉敏


        综合AV欧美和日韩AV综合